昨日上午11时左右

2020-06-02 10:37

小莉口述的网帖提到,她被司机殴打10分钟以上,但司机周先生称这一说法不实,在看到小莉踢自己的车后的确气不过,这时小莉想跑,他追上去踢了她一脚,踢的是小腿位置。后来因为下不了手打女人,所以没有继续打对方,因为小莉的肚子隆起不明显,当时自己也不知道她是孕妇。然而,小莉却抓住他的手大喊“打孕妇”,并扯烂了他的手链,他气得把小莉的手机拿起甩到马路边。

周先生告诉重庆晚报记者,他是四川省广安市人,因为女朋友在重庆工作,所以才来到重庆三个月,开滴滴快车不到两个月,对重庆不太熟,所以平时都是用导航软件规划线路。

张凯说,车行至两路口时,妻子认为应该走菜园坝大桥,避开南区路堵点,司机说妻子乱指路,嘴里还嘀咕了几句。从菜园坝大桥下桥后,司机选择走上海城与会展中心之间的道路。按照线路规划,司机应该朝渝中区方向行驶,再下到南滨路。“不晓得为什么,司机在本该直行的时候,又右转往会展中心方向行驶了。”张凯说,这时妻子发现走错了路,连忙提醒司机。司机却愤怒了,开始对妻子进行10分钟以上的殴打。

张凯介绍,2日下午5时半左右,妻子从渝中区龙湖时代天街出发,用滴滴软件叫了一辆快车,准备到南岸区南滨路巴味堂吃晚饭。上车后,她根据道路通达和晚高峰情况,建议司机走鹅公岩大桥——南滨路一线,但司机规划的路线却是两路口——南区路——长江大桥——南滨路。

司机称,事发第二天,小莉检查后告诉他检查费3000多元,检查结果一切正常,不影响胎儿,只是稍微有一些出血。他愿意赔偿小莉的手机以及检查费用6000元,但对方家属要求赔1万元,他正考虑时对方又要求赔偿3万元,后来又要求赔偿5万元。他随后拒绝了对方的要求,认为对方借此敲诈。

重庆晚报记者从南岸区警方一位知情人士获悉,事情发生后警方立即展开调查。民警调取事发周边路段的监控,并寻找目击证人,由于双方争议较大,警方正通过各方证词和视频还原事发经过。不过不容置疑的是,双方确实发生了抓扯,孕妇也在进行伤情鉴定,如果构成轻伤以上伤情,司机可能面临刑事处罚。目前,警方仍在进行调查。

按照司机周先生的说法,孕妇小莉是因为他开错路,多次对他进行质问,最终主动要求下车引发纠纷,并非小莉所说是他发怒后将她赶下车。对此说法,小莉称在乘车途中她一直与一位朋友聊天,并未十分注意司机的路线,只是在到达两路口时要求司机走菜园坝大桥,之后也并没过分埋怨司机。最后,她在再次给司机指路时,对方情绪激动要求她下车。

小莉丈夫称,保留追究权利,对方做错事一定要赔偿,但自己不要这笔赔偿款,可以全部捐献。司机在明知做错的情况下,没有悔意还说遭敲诈,令人愤怒。

“我知道作为一个男人,不应该动手打女人,但当时确实气不过。不过,我绝对没有殴打她10分钟以上。”周先生说,抓扯中乘客还把他的菩提手链扯掉了。

周先生承认,他的确开错了道,所以一直在向乘客表示歉意。但乘客嘴里不依不饶,骂了脏话不说,还坚决不给车费,并且要打电话报警。周先生气不过与乘客争执起来,争执中乘客踹了车门一脚,他一时没忍住,冲上去一脚踢中乘客小腿,随后双方发生抓扯。

目击者周先生称,他当时看到司机下车后冲上去踢了女子一脚,手上也有抓扯动作,后来又看到司机拿起一样东西扔掉。随后,他上前制止司机,司机当时曾告诉他“大哥,你不要管这个事情”,但周先生认为男人打女人自己不能不管,并马上报警。之后司机曾想逃离,但被周先生站到车前拦住,坚持让司机等待民警前往处理。

本组稿件除署名外由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彭光瑞 记者 熊志翔 陈林 摄影报道

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直属支队相关负责人表示,滴滴快车不在其管辖范围。这起事件有打人情节,已上升到治安层面,应由公安机关管理。

昨日上午11时左右,有网友就同一件事发布了帖子,但对两人发生冲突的过程却有大相径庭的描述。重庆晚报记者联系上这名网友,对方表示自己姓周,就是当事滴滴司机。

对此小莉回应,她记不清对方究竟打了自己多久,10分钟应是从起争执到最终过路的目击者制止对方的时间。她说,司机下车后,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全的确想跑,但对方却冲上来抓住自己,不仅用脚踢,手也在打她。至于手机,小莉说司机在车上第一次抢走手机后曾把手机还给她,后来下车后又冲上来打她,见她想要报警,又把她的手机抢过去扔掉,她一直大声告诉司机自己是孕妇,但司机却说她是演员,是装的。

双方各执一词,真相究竟如何?重庆晚报记者昨日分别采访了当事滴滴司机周先生、孕妇小莉(化名)和现场目击者周先生。

小莉表示,自己当时的确说过同意下车、但不愿付钱的话,司机因此和她发生了争吵,在自己表示要打110时,司机突然抢过她的手机,并和她发生抓扯。

但小莉及丈夫否认此事,小莉称自己和丈夫从未提出任何赔偿,而是对方要求赔偿1万元私了。小莉说,自己并不缺这点钱,只是自己30岁属大龄产妇,丈夫和自己都很珍惜肚子里的孩子,一旦孩子有事,对方赔多少钱也挽回不了。

这两天,一篇名为《重庆孕妇乘坐滴滴快车被司机暴打致先兆流产》的帖子引发读者强烈关注,多数读者谴责司机。不久,一名自称当事司机的网友也发出名为《关于滴滴司机暴打孕妇真实全过程,绝无半点虚假》的帖子。该帖内容与前述帖子的说法大相径庭。真相到底如何?重庆晚报记者昨日进行了调查。

对于司机的说法,小莉回应称,自己的手机在车上被司机抢夺(后又归还),司机在车上就对她有抓扯,当时自己孤身一人,自然想打开车窗呼救,但司机却开门想把她拖到车外。小莉称,因为担心下车后司机殴打自己,所以自己不愿下车,司机随后把她连拉带拽拖出车外,然后准备驾车离开。由于没记清楚车牌,这时她拿出手机对车辆进行拍摄,因为担心司机直接开走,便拉开副驾车门,但司机关门后想要马上离开。小莉称,自己当时既恐惧又愤怒,记不得是否踢过车门一脚,即使踢过,也非司机描述的那样跳起来踢车门,因为她此时已怀孕14周,根本没有能力这样做。

司机周先生称,小莉执意不肯下车,并打开车窗在车上狂喊“打人,打人”,自己随后将其拉下车,但小莉不依不饶,打开副驾车门用手机拍摄。在自己关上副驾门准备离开时,小莉突然踢了车门一脚,此举把自己激怒。在发生争执的过程中,小莉还把他菩提手链扯坏。

现场目击者周先生介绍,他开车路过事发地点时,看到一辆车中一男一女吵得很厉害,起初以为是小两口闹别扭,但看到两人情绪越来越激动,周先生便下车了解情况。他说,看到女子在呼救,司机把女子拉下车。随后司机准备驾车离开现场,女子站在副驾门外用手机拍摄,随后女子踢了车门一脚,这时男司机便停车,两人再次发生争执。

昨日,重庆晚报记者联系上孕妇的丈夫张凯(化名)。他表示帖子是妻子口述他写的。